中共开封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开封市监察局 开封市预防腐败局 主办
当前位置:首页 > 廉政文化 > 清风文苑

花样年华

来源:杞县纪委发布时间:2017-03-13字号: |

1

快下班时,赵秘书推门而入,苏市长,钱总找您,您看?

豪华的办公桌后,一位额头宽大、目朗神丰的中年人从文件上抬起头来,笑道,这小子又来干什么?这工程是那么好包的么?让他进来吧。

建筑老板钱万达一身名牌,他先拍了拍赵秘书的肩膀,低声道,什么时候一起坐坐?然后满脸谄媚地嗓门高起来,苏市长,您越来越容光焕发了,肯定会有好事呀。

苏子亭不禁笑道,呵,钱总就会说笑,难不成你还会看相?

钱万达点头哈腰道,哎哟,不敢,不敢,在您面前,我是什么总啊,还不是要靠您赏口饭吃。要说看相,我还真会,我看您一年不出,准能由副市长当市长!

苏子亭脸一沉,饭可以乱吃,话可不能乱说,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?

钱万达看了看门口,压低声音道,苏市长,那工程招标会马上就开始了,还要您多费心啊!说着,一张金卡悄悄递了上去。

苏子亭皱了皱眉,把卡往外一推道,你这是干什么?

钱万达急忙按住金卡,神秘一笑道,密码是6个8,数也是6个8。

苏子亭一阵烦躁,拿走拿走,我还有事呢。

苏子亭说罢,对门口喊到,小赵,咱们出去一趟。

钱万达的手像触了电一样,将卡收了回去。

在往外边走的同时,苏子亭对钱万达道,要把心思放在提升施工质量上,多做出几个样板工程,就这样吧。说着,不顾钱万达失望的神情,就准备上车。

这时,赵秘书边递衣服边说,明天周末我再陪您去省里古玩街看看吧?

钱万达看着苏子亭远去的车影,若有所思。

2

晚上,苏子亭刚打开家门,女儿苏莲儿扑到了他怀里。

苏子亭开心地笑着,抱着女儿转了一圈,妻子楚惠娴嗔怪地说,莲儿,你都快上高中了,还不体谅爸爸。

苏莲儿娇憨地说,谁让爸爸难得回家吃晚饭的?爸爸,你来看我画的画。

苏子亭拿出苏莲儿画的水彩,很欣慰地说,这是画的咱们一家吧,看看你在画里笑的,都没眼睛了。

苏莲儿揉着苏子亭的肩头,笑着说,老师夸我有进步呢,爸爸,明天你陪我去公园写生吧,莲花都开了呢。

苏子亭沉吟了一下,道,莲花最是难画,不仅要画其形,更要画其神,才能将莲花的品格画出来,好在莲花花期长着呢,再等等吧,爸爸不忙了一定陪你去。

3

《国色天香牡丹图》的纸卷已经略略泛黄,苏子亭用放大镜细致看着,嗯,你看这以鲜艳的胭脂红设色,含有较多水分,再以茂密的枝叶相衬,显得是花开富贵,生气蓬勃,应是“清末海派四大家”之一的吴昌硕老先生晚年真迹。

苏子亭将放大镜摆在桌上,一下一下地揉着太阳穴,这是稀世珍宝啊,钱总从何处得来?说罢,饶有情致地斜看着钱万达。

钱万达张大了嘴,不会吧?我前几天回老家,去一个远房亲戚家做客时,他客厅挂了这一幅画,我看着怪好看,因为他还托我办事,见我喜欢便送给我了,我想着,您是书画大家,想请您鉴定鉴定不是?

苏子亭笑道,真的假的?钱总好有福气啊。

钱万达顺杆爬,我哪有什么好福气?要有,也是沾苏市长您的福气,你说什么吴昌硕,尤昌硕的,我也不认识,即然苏市长看得上,您就留下吧,反正对于我是牛嚼牡丹、暴殄天物。

苏子亭脸色一喜,又笑骂道,你小子跟我还拽上词了,实话告诉你吧,这画是名家所作,能值上百万,我可不能要。

钱万达接着装傻充愣,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穷乡僻壤的,怎么会出那么值钱的东西,我就拿它当一幅画得不错的画。再说,我是粗人,也看不懂,好画还得配雅人不是?

苏子亭笑了笑,轻描淡写道,你小子算是摸透我了,行吧,就放这儿让我欣赏两天,过几天再让人给你送去。

4

桌子上玫瑰花正娇艳地开着,苏子亭搂着情人金小珊在沙发上说话。

苏子亭放松地说,小珊,你喜欢什么花呀?

金小珊看了苏子亭一眼,调笑道,我呀?最喜欢两种花,有钱花,随便花。

苏子亭听了,也不禁笑起来,你呀,钱给你的还少么?

金小珊却幽幽地说,其实,我不喜欢有钱花、随便花,我还是喜欢你送我的玫瑰花,毕竟,这是你心里有我的表现,要真问我喜欢什么花,我喜欢你把时间和精力花到我身上。

苏子亭拍拍金小珊的脸,我这不是来陪你了么?

金小珊更来劲了,可是你一会儿就得走,你什么时候能离婚娶我啊?

苏子亭一听便转移话题,天不早了,说着便要起身。

金小珊忙拉着苏子亭,哎,跟你说个事儿,我弟弟大学毕业了,学建筑的,你给他找个工作呗。

苏子亭有些不耐烦,好了,知道了,我走了。

金小珊眼泪汪汪,依在门框上一动不动。

5

天上的月亮圆了,苏子亭捧着一束百合回到了家,楚惠娴迎上前来,接过花道,都老夫老妻了,你买花干嘛?

 苏子亭脱着外套说道,今天不是咱们结婚十五周年纪念日嘛,我推掉很多应酬回来的。

 镜头指向烛光晚餐,苏子亭与楚惠娴将红酒碰杯,泯了一口,相视而笑。

苏子亭似有所指问道,惠娴,你喜欢什么花?

楚惠娴看着花瓶里的百合,慢慢地说,我喜欢百合,美美满满,百年好合。

苏子亭点头道,嗯,我也喜欢,百合确实清新淡雅,香而不浓。

楚惠娴突然笑道,其实呀,我最希望你能永远喜欢我这朵家花,不去招惹外面的野花。

苏子亭脸一红,忙掩饰道,我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么?这么多年咱们都是吃苦过来了的。

6

在热火朝天的施工现场,苏子亭和钱万达戴着安全帽,迎着细雨,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,苏子亭看了一眼远处的记者,边走边吩咐钱万达,这桥是百年大计,我是顶了很大压力的,你一方面加紧施工,另一方面要把好质量关,出了问题,我唯你是问。

钱万达拍着胸脯,大表决心道,苏市长,您放心吧,我一定天天泡在工地上,直到把这桥修好,为咱市的经济发展做贡献。

苏子亭摆摆手,别说这些没用的,只要你少挣点钱就行了,谁也没让你在工地上天天泡着,我给你找了一个能帮你的人。

这时,金小珊的弟弟金小海从工人中跑过来,苏子亭说,这是金小海,跟我亲弟弟一样,你看着随便安排就行了。

钱万达愣了愣,忙笑着说,怎么能随便安排呢,直接干项目经理吧,小海,跟着达哥好好干,保管你发财。

苏子亭不再理他,走到一个正在干活的工人身边,蹲下去亲切地问,怎么样啊?工资能按时发吗?伙食好不好?

工人很拘谨地说,工资每月都给,吃的也不错。

7

在办公室,苏子亭正全神贯注地品味着《国色天香图》,半晌,才把放大镜摆在一边,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。

电话忽然响了,苏子亭接起电话,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,老同学,你们市长要调走,这可是你的机会啊!

苏子亭精神大振,怎么样?我有希望么?

杨书通在电话里得意一笑,省里有我帮你打探着,当然好得多,但你要多活动活动啊。

苏子亭挂了电话,陷入了沉思,手在画上摩挲着,眼里充满了恋恋不舍。

8

大量的救护车和警车在忙碌着,警报在刺眼地闪烁,而正在修建的大桥已经坍塌,苏子亭下车后便冲到了事故现场。

在水泥钢筋下面,仍有工人被压着,武警正在组织救援,一个工人仰着脸,对前来的苏子亭说,我快不行了,让俺媳妇好好供俺儿上学,欠账不怕,用我的赔偿金……说着,眼角流出血泪来。

苏子亭也满含热泪,连声道,别说话,别说话,一定会救你出来!

苏子亭看着惊惶失措的钱万达,低声怒道,怎么回事?

钱万达声音发颤,只是贪图水泥便宜了一些,没想到,没想到。

苏子亭平抚了一下情绪,伤亡多少人?

钱万达结结巴巴地说,小海当场被砸死了,现在还有六个工人埋在下面。

苏子亭内心充满了内疚,脸一下子灰了。

9

一个郁郁葱葱的墓园,排列着整齐的墓碑,天下着蒙蒙细雨,苏子亭将一束菊花摆在地上,怔怔地看着墓碑上微笑着的照片。

金小珊不住垂泪,小海,姐姐对不起你啊,抽泣了一阵,突然指向苏子亭,尖声道,都是你害了他!

苏子亭两眼通红,神情悲痛,站在那里沉默不语。

这时,有两人拿着“办案公文包”走了过来,苏子亭,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经省纪委研究,决定对你实施“双规”,请跟我们回去接受组织调查。

苏子亭惊愕万分,回过头来看了一眼金小珊,木木呆呆地被人带走了。

10

苏子亭穿着囚服,戴着手铐,面色苍白。

隔着玻璃,苏莲儿似乎长大了很多,拿起话筒,话还未说,却哭了出来,爸爸,你答应过要带我去画莲花的。

楚惠娴站在旁边,也不禁抹着眼泪,眉目憔悴,神情凄然。

苏子亭羞愧万分,小莲,爸爸对不起你,你要好好学习,别因为爸爸分心……

苏莲儿打断苏子亭的话,爸爸,你为什么给我取名叫“莲儿”?

苏子亭唯唯诺诺,因为,生你的时候我很喜欢《爱莲说》。

楚惠娴接过话筒,坚定地说,子亭,人都要为犯下的错负责,你好好交待,好好改造,我和莲儿一直等着你。

苏莲儿拿出一幅自己的水彩画,望着苏子亭说,爸爸,这是我自己去画的,字是妈妈题的,送给你。

苏子亭拿着女儿的水彩画,脑海闪过《国色天香图》、玫瑰花、百合花、菊花等回忆片断,又将目光落在这幅《清莲》上,虽然笔法稚嫩,但莲花“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”的神采跃然纸上,画的右上角写着两行俊秀的字:“知错能改犹为善,不负惠娴不负莲”。

苏子亭终于忍不住将头深深垂下,先是吞声哽咽,慢慢地,嚎啕大哭起来。

作者:蔡相龙

编辑:徐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