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开封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开封市监察局 开封市预防腐败局 主办
当前位置:首页 > 廉政文化 > 纪检人手记

【纪检人手记】用群众乐于接受的方法做群众工作

来源:杞县纪委发布时间:2017-02-27字号: |

(通讯员 许庆贺)“老少爷们说得对,我自己未对母亲尽赡养义务,却要求继承母亲留下的宅基地,不合情不合理,也不符合法律规定。这几年,镇村干部多次给我讲政策、做工作,我始终想不通这个理儿,还多次到省市县纪检部门上访告他们不作为。现在我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,今后也不会再上访了。”在邢口镇河沿村召开的“群众评议会”上,老刘惭愧地低下了头。我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也终于落了地。

第一次见老刘,是在半年前。那天早上,我刚来到单位,就看到镇政府院子里围了一群人。我走近一看,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在吵嚷。只见他哭闹着说:“我眼睛瞎了,家里又穷,村里人都欺负我。村干部都不干事儿,我的宅基地被人卖了,也不管不问。纪委对这样的干部管不管?”围观的群众有同情他的,有对他指指点点的。

“老乡,你是哪村的,我是咱镇的纪委书记,你有什么问题咱到屋里说。”我刚调来邢口镇,对各方面的情况还不熟悉,就想先弄清楚情况。

“先喝口水,缓缓气儿,有啥事咱慢慢说。”我搀扶着他走到我的办公室,给他倒了一杯水,递到他手边。

他不喝水。我问他话,他也不回答。只是说,他是河沿村的,姓刘。然后就念念叨叨重复着那一段话。他说话说累了,便要走。

看着老刘步履蹒跚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儿。老刘虽然什么都没有跟我说,但我能感觉到他心里满是个人的委屈,对干部的误会,还有对我的不信任。

如何才能解决老刘的困难,解开他心里的疙瘩?那天晚上,我盘算着这个事儿,几乎彻夜未眠。

第二天,我带着包村干部小王来到了老刘所在的村庄。我们走访了村里干部和群众,摸清楚了具体情况。原来,老刘因其兄刘老大将其母亲的宅基地转让给其他人,老刘有异议,认为自己也享有继承权,应该继承该处宅基地。否则,就要求刘老大将其门面房让给他。村干部也调解过,但双方难以达成一致,由此,老刘多次到镇政府上访反映问题,而且,还多次以“镇村不作为”为由赴省市县上访。事情似乎明朗了。

“老刘净胡搅蛮缠,他的姐妹们都不向着他,还到处哭诉。”街上有三五个人在闲聊,我偶然间听到了这句话。我停下脚步,问清楚了老刘姐妹们的住址。

老刘姐妹们道出了实情:因刘老大尽了赡养义务(老刘因眼疾无法尽赡养义务),就由刘老大继承了该处宅基地,姐妹们都没有意见,就老刘不服。

后来,我带领司法所人员多次入村调解,未果。正当我们束手无策时,事情出现了转机。

河沿村正在进行美丽乡村项目拆迁工作,老刘以信访问题得不到解决为由拒绝拆迁,直接影响了美丽乡村项目建设进程,影响到全体村民的根本利益。村里群众对老刘的意见更大了。或许这是一个突破口,我由此萌生了新的思路,我们工作做不通,可以请群众来评评理。

今年1月份,我牵头组织召开了村民大会,通报镇纪委对该信访件的调查情况及处理意见,并进行民主评议。

“今天请大家来主要是交交心,讨论一下老刘的问题,请大家监督。”河沿村支部书记简短而诚恳的开场白,赢得了群众的认可。

“你哥给你娘养老送终,理应继承那处宅基地,你自己也有地方住,你还争个啥?”老刘的二叔德高望重,邻里之间有啥事儿都找他当和事佬。刘二叔一开头儿,村里群众都打开了话匣子。

 “你自己眼神不好,还净折腾。为这事儿,干部们都没少操心,俺都看着嘞。你有力气跑信访,还不如好好过日子。”老刘的姐姐虽然不赞成老刘,却还是心疼这个弟弟。

“你不同意拆迁,咱村的项目就得停工。你也不想想,建成了美丽乡村,还不是咱享福?”

村民们一番话,说得老刘哑口无言。

大会结束时,老刘向河沿村支部书记道了歉,还郑重表态:“今后不再无理上访,也不做钉子户了。”

“这就对了,老刘。只要你安生过日子,就还是我的好邻居。有啥困难尽管说,咱乡里乡亲的甭客气。”看到老刘的邻居重新接纳了他,我也就放心了。

用群众接受、群众认可的方法做群众工作,是化解矛盾、解决纠纷最有效、最管用的方法。通过这件事情,我更深刻地认识到,站在群众的立场上看问题,换位思考,理解群众的所想所需,依靠群众,阳光操作,才能把信访工作办成一项“民心工程”,真正还干部清白,让群众明白。

编辑:徐飞